你在家中排行第几?——《白鹿原》中的家庭星座

2020-03-11 来源:四川诚谨和律师事务所 作者:孙晓玉 浏览:42


  

      《白鹿原》是作家陈忠实创作的长篇小说。1997年该小说获得中国第四届矛盾文学奖。2019年该小说入选“新中国70年70部长篇小说典藏“。《白鹿原》以陕西关中地区白鹿原上白鹿村为缩影,讲述了白姓和鹿姓两大家族祖孙三代的恩怨纷争,表现了从清朝末年到二十世纪七八十年代长达半个多世纪的历史变化。封底两句简明扼要的话为本书做了最佳诠释。:一部讲述渭河平原拜年变迁的雄奇史诗,一副描绘农耕文明深厚低温的长轴画卷。

  书中主人公白嘉轩作为族长,一生颇为传奇,娶过七个妻子,育有三儿一女,白孝文、白孝武、白孝义和白灵。鹿三是白家的长工,黑娃是他的长子。鹿家以鹿子霖为代表,有两个儿子鹿兆鹏和鹿兆海。白家后代除了白灵均严谨的遵守沿袭的风俗规则,而忠诚的鹿三生下的黑娃却有一颗不安分的心。鹿兆鹏和鹿兆海则加入了不同的政党,但同时爱上了白家唯一的女性白灵。故事在白鹿两家的后代身上展开……

  不过,这一次我不准备去关注这本书为大家展现的深厚且精彩的中国农耕文化和儒家文化,甚至也不着重去关注时代的变迁,而是去探索隐含在书中的西方个体心理学的身影:家庭星座。

  根据阿德勒理论,家庭中的每个孩子都有一个独特的“顺序位置”,这个位置决定了他自有的,独特的视角。所有家庭成员组成了一个社会单位,生活在一个家庭中。然而重要的“他人”构成的社会环境对家庭中的每位成员都是不同的,家庭的每个成员都有独特的体验和互动。每个人都会做出主观的结论并形成个人的统觉,这些并不必然与家庭的其他成员共有。家庭是一个动态的整体,每一个孩子的出生都为家庭群体带来一位新成员,随之会产生新的互动模式。《正面管教》中,简尼尔森表示:“孩子们基于对自己生活经历的理解,总是在对自己、他人以及周围的世界作者决定并形成信念。非常普遍的情况是,孩子们会把自己和兄弟姐妹相比较,而且会认定,如果自己的某个兄弟姐妹在某个方面做的很好,自己的唯一‘生存’选择只能是四选一:在一个完全不同的方面发展自己的能力;竞争,努力做的比家中其他孩子更好;反叛或者报复;因为相信自己赢不了而放弃。”不过,阿德勒也表示孩子在出生顺序的位置只表示孩子存在成为某种类型的可能性,并不表示确定性。每个常规都有例外,一个家庭里的所有孩子可能都会选择在同一方面出色-尤其是家庭里的氛围是一种合作而非竞争的气氛时。只不过出生顺序是个性发展的重要解释因素而已。

  回到书中,白孝文是家中老大,家中排行老大的孩子的相似性是最容易预测。因为老大是第一个出生的孩子,他们一般都被赋予更多的期望和责任。于是他们往往错误的认为必须成为第一或是最好的,才能显得自己重要。。白嘉轩对这个大儿子是极为满意的。他为人行事稳妥,具备了成为族长的品格以及威信。“已经被确立为白鹿两姓族长的继任人。他主持修复祠堂领诵乡约惩罚田小娥私通的几件大事树立气威望。白孝文开始替代父亲到闹的不可开交的家庭里去主持分家事宜,到那些为地畔为墙根为猪拱鸡刨打得头破血流的族人家里去调节纠纷。他居中裁判力主公道敢于抑恶扬善,绝不两面光溜更不会恃强凌弱。他比老族长文墨深奥看事看人更加尖锐,在族人中的威信威望如同刚刚出山的太阳。

       ”我们可以想一想我们认识老大的几个形容词。我们很容易想到形容老大的词汇,比如负责任,有担当,专横固执,循规蹈矩,有条理,好胜,不愿承担风险,保守,愿意维持既有秩序。白孝文身上的循规蹈矩,有条理,保守,愿意维持既有秩序,服从权威等特点在书的前部分体现明显。这一切在白孝文在经历内心的挣扎,与田小娥有私情后,便一去不复返。当这段不容于世人的感情被发现后,作为老大的倔强与固执更是体现的淋漓精致,他不服软,不认错,“他很得意自己对父亲,对鹿三以及孝武的强硬态度。”被惩罚,分家,甚至破罐子破摔,吸食鸦片,乞讨,我们一位白孝文就要这样度过自己的一生,也许悄无声息的死在白鹿原上的时候,他接受鹿子霖的帮助,加入了国民党,并且混的风生水起,在特殊时刻,又投向了共产党,霸占功劳,并设计害死了曾经的战友。此时的他只计后果,选择对自己对有利的途径,达成目标。撇开道德的评判,白孝文的行为一直都贯穿了排行老大的性格特征以及行事风格。当他处于顺境时,是一个典型的宗族文化的拥护者,以身作则,一旦当位置受到威胁,无法保持这个“王位”之时,他历经了一个孩子在家中寻求独特位置的几种方式:首先,反叛或者报复,在私情暴露后,白孝文拒不认错,甚至仍然与田小娥保持关系,甚至采用卖房子的方式对抗。在所有方式用尽后,相信自己无力,开始放弃,自暴自弃,吸食鸦片,讨饭。之后,不计手段力图做的更好。

  因为有多种不同的序位,要概括排行中间的孩子的特征比较困难。他们往往觉得受到挤压,既没有老大的特权,有没有老小的好处。这更容易使他们形成一个错误的理解:必须在某些方面与兄弟姐妹不同,才能显出他们的价值。这不同可能以各种形式表现出来-成功欲望过强或者不充分发挥能力。他们大都比自己的兄弟姐妹更随和,更能同情弱者。他们常常是很好的调解人。书中白孝武,白孝义就正好排行中间。很明显,在书中,孝文仍然是一个合格老大之时,孝武,孝义两人的着墨较少。孝武在孝文成亲前被自己的父亲安排到了山里。他的性格特征并不突出。白嘉轩认定孝文将来统领家事和继任族长是合法而且合适的。孝文比孝武更机敏,外表上更持重,处事更显练达。”此时的孝武在父亲的心中能力是不及孝文的。但是是真的孝武不如孝文吗?作为家中老二,这可能之时孝武生存的表现形式。因为当白孝文走下老大的位置,白嘉轩将在山里的孝武叫了回来。“白孝武的出现恰当其时。孝武的归来及时替代了不争气的孝文的位置,也即使填充了他心中的虚空。”孝武对自己哥哥的事情严肃的表示“按族规办”。“这是白家的立身纲纪。爸你说的我不敢忘….”孝武的言行举行在此时及之后都展现了作为族长所需的品质,完全扮演了孝文此前的角色。

  家中排行老三的孝义“小小年纪就先出一股执拗的性子,对于念书,对于家里的任何变故,都是一副与己无关的冷漠神气。”白嘉轩发现“发现这孩子对睡都不大亲近,既不任性地要什么,也不拒绝别人要他做什么。”不拒绝,不争取,对牲畜的爱抚使得他不同于家中的任何一个孩子。白嘉轩气恼的说过:“生就的庄稼胚子。”虽然三兄弟地都在徐先生那里念过书,但是孝义孝武的性格表现却异于家中的其他兄弟姐妹。孝武和孝义在家中既不如大哥,被父亲寄予重望,更不如妹妹白灵受宠,因此他们两人的能力发挥不足,寻求的位置和表现形式也各不相同。

  书中的另一个女主人公白灵则是最为典型的展现了作为家中老小的特点。我们最先想到的描述老小的特征就是教官。很多老小不但被父母娇惯而且被哥哥姐姐娇惯。这使得他们很容易错误认为,他们必须不断操纵别人为他们服务,才能显出自己的重要。排行最小的孩子常常善于利用自己的魅力来激励别人为自己做事。他们常常富有创造性。对于这类孩子来说,最大的危险是只要他们没得到别人的照顾或者自己的要求没有得到满足,就往往认为生活不公平。书中白灵出生后,嘉轩对仙草说:“是个女子,这回合你心上来了,也合我心上来了。而且他现在偏爱这个女儿的心情其实不亚于仙草,单怕灵灵有个病病灾灾三长两短,还认鹿三做了干大,办了相当隆重的满月宴,热烈欢悦的喜庆气氛与头生儿子的满月不相上下。毫无疑问,白灵的出生让这个家庭充满喜悦,作为老小,白灵出生时因为有三个哥哥,所以备受宠爱。父亲是族长,所以在村里面家境优越。一个从小被全家人呵护着长大的“宝贝灵灵”。带着这种娇纵长大的老小充满勇气和创造力。

  白灵在大多数女性不能接受教育之际,冲破重重阻拦接受新学教育;在婚姻不受自己掌控时,父亲将她许配王家之后白灵明确表示“他们只会得到一具尸首”,在学成毕业之际去信一封表示“你们难道非要娶我革你们的命”。 她和鹿兆海自由恋爱,但在那片农村土地大部分依然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但她爱上了别人,所勇敢的选择了自己的所爱。白灵的理想主义很年轻幼稚。她天真固执,一腔热情,为自己的信仰而努力。

  在故事发展的过程中,白灵充分展现了老小的勇气,创造力,充满热情,同样也透露了老老小的“以自我为中心”的价值观。她可以内心毫无牵挂地抛下父母亲人,至死没再踏进家门一步,甚至在听闻家中境遇时,也是冷漠无动于衷。退亲时,一份信就简单结束,让父亲承担后果。在追求自己梦想的过程中,毫不顾忌身边亲人的利益,因为她,姑姑姑父深受其累,白灵却一句交待也无。

  白灵是那个时代青年的一个缩影,一个想离开故土,挣脱束缚寻找新世界的青年,她冲动幼稚、多情也无情,妄图与过去彻底割裂,最后头破血流,她从来不完美,但勇气可嘉。毕竟在这些现在看来寻常的事情背后是对千百年中国乡村妇女悲惨命运的决裂与抗争。这一切的选择,是白灵想要与传统,与过去割裂,但这些选择却又与她的过去,她在家庭里的排行息息相关。

  家庭星座仅仅是书中个体心理学的一个片段,里面黑娃作为长工儿子内心深处的自卑与不断抗争以期博得一席之位与个体心理学的自卑感与追求优越感,朱先生“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的胸襟与个体心理学里的社会情怀……让我们从“我的家中排行”开始,试试换个视角去品味《白鹿原》吧!

028-6199 7390

四川省成都市金牛区蜀西路46号盛大国际7栋1单元401

2019 四川诚谨和律师事务所 蜀ICP备12009100号

技术支持:律品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