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荣与梦想:死里逃生的故事

2019-08-19 来源:四川诚谨和律师事务所 作者:董小祺 浏览:548


  

       1976年的7月,在磨刀石老龙头533.6的主峰反切面的山腰上,修建的155毫米榴弹炮U型山洞终于打通了!支撑也拆除了,就等进行浇铸钢筋水泥的被覆工作了。

 

 老龙头北坡 | 摄影:胡孟宁

  这天下午,连队的干部都到团里开会去了。李磊指导员安排我们三排上山去做扫尾清洁工作,因为工作量不大,我们就让排里的战士们休息和打扫个人清洁卫生,只安排了董小祺、朱国银、刘葆荣、魏云兵、徐忠昌五人上山去做扫尾清洁工作。上山后发现徐忠昌没有来,我问魏班长,答:“喊不动,他不来”。

  进了山洞,我们就悠哉悠哉欣赏起五个月来的战果。我们兴奋的大声说着笑着,空旷的山洞里回音特别大。忽然朱国银喊道:“上面有声音”!大家顿时静了下来,只听头顶上发出嘎吱嘎吱地响声,老魏说:“乖乖!是有声音”,我没抬头去看就大喊一声:“跑”!老魏也喊道“跑呀”!我们撒腿就往洞外跑去,一个直径大约两米左右的大石头就从我们身后砸了下来,我手拖着的一根两米多的排险杆也被石头砸中压在了下面。石头砸在地上的轰隆声之大,地面也被砸的跳了起来,这一切也就是在一两秒之内就结束了。

  

老龙头主峰反切面 | 摄影:胡孟宁

  跑出山洞后大家惊魂未定脸都绿了,我突然仰天放声大笑起来,他们看着我笑也都跟着大笑了起来,那是死里逃生后的狂喜之笑!

  要不是朱国银这小子的机灵最先发现了险情,我们恐怕早就砸成了肉饼。我们跑如闪电的速度也起到了救命的重要作用,恐怕这也是来源于部队平常的训练结果吧。当年对这类事也不觉得怎么样危险,只觉得是非常平常稀松的一件事。现在人老啦回想起来,应该特别感谢老朱啊!

  我们接着打扫完洞外的清洁后就坐在了坑道口的边上,天南地北的神侃胡聊唠嗑啦呱的摆起了龙门阵,以这种方式来庆幸我们大难不死吧。

  大约一个多小时,我们看见孔繁贵副连长气喘吁吁的来了,他在团里开会时好像有感应似的,心底七上八下地慌得很,没等会开完他就往回跑了。孔繁贵副连长听完我们的汇报后,又去看了那一大堆的大石头。孔副连长拿出烟来给我们一人一支,我们明显感觉到孔副连长散烟的手在抖,孔副连长亲自为大家点上了烟,然后他就蹲在了坑道的地上半天不说一句话。

  事后,连里要给这次塌方事件中表现好的人员申请一个三等功。因只有一个名额,我们就在一起协商,朱国银和董小祺是城市兵,把这个三等功让老魏吧,他回农村好找工作,尔后,我们统一了口径是老魏最先发现险情带我们跑出山洞的,魏云兵同志光荣地荣获了三等功。

  后来老魏同志我们在一起喝酒的时候,他两盅一下肚就讲起了塌方之事,我们都笑咪咪地看着他,他憨厚地说道:“谢谢大家,当真的当真的,来来来,敬兄弟们一杯”。

  1979年9月我从上海出差来到了凤阳,见到了魏云兵,他已回到了农村在务农。我问他:“从部队回来习惯不?”他说:“尻他妈!习惯?发急呀!急得我恨不得到蚌埠街给人擦屁股都干。”我又问:“那三等功没起作用,工作也没给安排一个?”他说:“尻!没鸡巴刁用。”

  2017年8月1日

  1973年2月10日在鸡西市西山军营新兵四连四排合影。

  1977年3月在磨刀石三里地营部门前六连21名退伍兵合影。

  2019年6月20日

  左起:魏云兵 王成法 马康立 董小祺 赵维军。

  左起:张乾园 董小祺 魏云兵 马康立 王本绥 王成法。

  作者董小祺。
 

  附:文中人物简介。

  李磊指导员:68年的黑龙江省海伦兵,是深受战士们爱戴的指导员。80年转业回到海伦市,在烟草公司主任的工作岗位上退休。

  孔繁贵副连长:64年的辽宁省黑山县兵,孔大胡子是全军大比武出来的军事干部。80年转业回黑山县,在法院执法大队长的工作岗位上退休。现已光荣了。 朱国银班长:73年的安徽天长市兵,79年从二营部退伍回天长市,在市土产公司的领导工作岗位上退休。

  徐忠昌副班长:71年的灌县兵,77年从六连退伍回家务农。现已光荣了。

  刘葆荣战士:73年的黑龙江省龙江县兵,咱六连任劳任怨地好兵,79年从军区绥化农场退伍回龙江县。

  魏云兵班长:73年的安徽凤阳县兵,79年从军区绥化农场退伍回凤阳县,任永安村村长。现又被村民选为治保主任继续为人民服务。那三等功现在起作用了,有经贴补助了。

  作者董小祺班长:73年的安徽凤阳县兵,77年从六连退伍回成都市。在成都市电信局退休。

028-6199 7390

四川省成都市金牛区蜀西路46号盛大国际7栋1单元401

2019 四川诚谨和律师事务所 蜀ICP备12009100号

技术支持:律品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