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永远都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

2019-08-13 来源:四川诚谨和律师事务所 作者:周跃雪 浏览:414

  《你永远都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 是周濂在2012年出版的短文集,收录了作者十年间的时政评论、影评书评和思想笔谈。该书分为“我们都是一小撮”、“重见天日的生活”、“我们何时丧失理解”、“站在思想的高墙上”四部分。 虽然我出身法科,但是秉承“法之理在法之外”的理念,平时也喜欢关注政治学、社会学方面的作品。 周濂这本短文集最大的特色在于作者以政治哲学这把快刀,辅之以对现实问题的敏锐观察,再加上出色的言说能力,对生活中那些似是而非的线团问题进行深入浅出和流畅的分析,透彻而精悍,可读性很强。 如果你有很多碎片化的时间,利用间隙读一篇此书的小短文,那些从指缝间流走的时光也变得有意义。

  每一篇短文其实都有令人印象深刻甚至醍醐灌顶的语句。下面摘编几篇文章的语句与大家共赏。

  “大学生的‘德性’”—— 休谟说:“如果我独自一个人把严厉的约束加于自己,而其他人却在为所欲为,那么我就会由于正直而成为呆”。成为呆子仍不可怕,更加可畏的是那些自以为计的“搭便车者”不仅不反躬自省,反而进一步揣测呆子是“大忠似伪,以博直名”。当社会的普通心理以偷奸耍滑为荣,以诚信守常为耻,那么社会合作的基础也就接近土崩瓦解了。

  “我的和好的”—— 母校是什么?就是那个自己可以怎么骂都可以,别人却不能说一句不好的地方!自己可以骂,是因为母校的确坑过你,别人不能骂,因为别人一骂就感觉在骂自己。骂母校等于骂自己——尽管这句话一脸欲拒还迎的献媚和撒娇,但是我还是必须要承认的确有些道理。如果做到填空题,删去“母校”,填上“儿子”或者“祖国”,道理似乎仍然讲得通,原因很简单,这些字眼前面可以叫上定语“我的”,不是所有权意义上的“我的”,而是自我认同意义上的“我的”。

  “存在的焦虑与勇气”(《朗读者》观感)——汉娜无疑是有罪的,作者从来没有否认这个事实,但是同样的,这个事实丝毫也无碍于我们在阅读汉娜时的感动,感动于她对真实自我、真实生活的热切渴盼和勇气。也许作为群体存在的勇气的确来自于宏大叙事的煽动,但是对于个体而言,存在的勇气只能源于某些隐瞒的焦虑,那么你和我的焦虑在哪里?

  “历史尚未终结,国家仍需强化”—— 约翰·格雷说过,“国家合法性根据最终并不落在它是否实行了民主制,而在于国家是否以及在多大程度上提供了人民所需要的东西,比如安全保障、体面的生活,保护对公民来说意义重大的文化价值等”。格雷进一步认为:“高效率和合法化的国家必须要体现出地方性而不是普适性的知识和价值,这是因为不仅法律和教育体系是具有地方特殊性,就连经济制度也无法简单复制。 ”

  “过期”——皮埃尔·布尔迪厄说:“电视引发的一个主要问题是思想与速度的关系”。齐格蒙特·鲍曼的评价是:“这不仅仅意味着人们在电视机前必须飞速思考,他们很难有时间关注思想,并反思和比较论据的说明力。更重要的是,在一个快速交流的世界中,如果在说出一个句子之前没有暂停或者思考,那么‘公认的观念’无意中就获得特权——这种观念是价值不高的观念,大家共享的观念,不会也不需要的观念(因为它们是不证自明的)。”

  “好人电影与好公民电影”—— 《唐山大地震》的制片之一陈国富说“中国没有悲剧”,这话一点没错,严格说中国有的只是苦情戏而不是悲剧。 按照叔本华的观点:“分析到最后,悲剧的快感是一个接受问题”。古希腊悲剧反复想要阐明的一个道理是:既然事情非如此不可,那么好,我现在就来完成你的意愿,这是一种对生活的慨然接受,它固然与斗士的反抗精神无关,但也与默认和屈从不同。换言之,古希腊的悲剧精神在于“它接受生活,是因为它清楚的看到生活必须如此,而不会是其他的样子。 ”

  “政治哲学家与现实政治”——卢梭在《社会契约论》开宗明义:“人们或许要问,我是不是一位君主或者一位立法者,所以要来论述政治呢?我的回答说,不是;而且正因为如此,我才要论述政治。假如我是个君主或者立法者,我就不会浪费自己的时间去空谈应该做什么事情;我会去做那些事情或者保持沉默。” 卢梭的意思再明白不过:“政治哲学家们之所以‘论述’政治,是因为他们手中没有权力,所以会借论述去间接触发行为。后来萧伯纳说了一句非常精辟的话:能过做事,不能者教育!

  最后,用哲学的视角检视自己,依然想转引作者的一句话:“….. 某种意义上,人生就是一场彻底的清算,一场与自己本性进行的战斗,一个也许永远没有标准答案的‘认识你自己’的追问。在这个漫长的过程中,你需要清算智识上的无明,更重要的是克服意志上的软弱。 ”

028-6199 7390

四川省成都市金牛区蜀西路46号盛大国际7栋1单元401

2019 四川诚谨和律师事务所 蜀ICP备12009100号

技术支持:律品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