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情与价值观的碰撞

2024-04-08 来源:四川诚谨和律师事务所 作者:胡孟宁 浏览:98

  一

  阳春三月,南方已是春暖花开,北方依然白雪皑皑。春寒料峭也好,白雪皑皑也罢,总之在这万物复苏的时候,一切都是生机勃勃,欣欣向荣。然而在这美好的季节里,网络上竟然传来一个令国人哗然的消息:据说,俄罗斯全境有不少地方的政府官员、军人和老百姓、文化机构和学校都在积极举行纪念所谓的“达曼斯基岛保卫战”(我们称为珍宝岛战役)胜利55周年。国人百思不得其解,当下的俄罗斯不但与美西方交恶受到各种制裁,关系处于冰点,而且在乌克兰战争泥潭里举步维艰,唯有我们还在给他送温暖。在这样的情况下,俄罗斯竟然还能干出这种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情,战斗民族的脑回路果然与众不同!

  其实,俄罗斯并不是今年才干这样的事情,他们一直都有纪念《瑷珲条约》、《北京条约》和《中俄勘分西北界约记》等活动。这也难怪,俄罗斯能从一个面积只有500平方公里的莫斯科公国,扩张成为全世界领土面积最大的国家,不是没有原因的,人们形容俄罗斯人是“左手伏特加,右手波波沙,唱着喀秋莎,搂着娜塔莎。乌拉!”

  纵观历史,俄罗斯人对为国捐躯英雄的敬仰,是铭刻在骨子里的,斯拉夫民族对保家卫国的人,崇拜之情是由衷的。2017年我从黑河出境前往俄罗斯阿莫尔州首府布拉戈维申斯克旅游,在市政府办公大楼后边不远处看到有一个胜利广场。广场不大,在广场上有一个凯旋门,红色花岗石围着凯旋门砌了一个圆弧型的墙,满满一墙都镌刻着该市在二战中牺牲了的烈士英名。

  布拉戈维申斯克市胜利广场的红色花岗石上镌刻着该市二战牺牲的烈士名字。(胡孟宁拍摄)

  俄罗斯莫斯科红场上的无名英雄墓前,不灭的圣火从二战胜利后长明至今,经常有刚刚在教堂里面举行完了婚礼的新人,虔诚地手捧鲜花向无名英雄墓献花,俄罗斯人对英雄的崇敬是由衷的,并非象我们要由组织教育。在我们的文化传统中和主流社会骨子里铭刻着的是“半部论语治天下”;即使是一般民众举办婚礼,也恨不得摆个几百桌的流水席,把全城人都请来吃吃喝喝,显富摆阔,去烈士墓献花悼念英烈?闻所未闻。

  十四年的抗日战争,装备极其简陋的川军出川两百多万人,抗战胜利后回川仅有几十万人,如今有几人知道这些阵亡将士的姓名?唯一能让人瞻仰的仅有成都武侯祠旁的刘湘将军墓,除此之外,还有就是人民公园北门前面的一座川军出征雕像。

  小时候,我常去家旁边的灵岩山上玩耍。山上林子里有一个破破烂烂四面透风的茅草房,里面住着一个中年瘸子,他没有老伴,也没有孩子,是个孤独的男人。破烂的茅草房前有两棵樱桃树,每年的四五月份,晶莹剔透红红的樱桃挂满枝头,令我垂涎欲滴,我总喜欢去缠着他摘樱桃吃。他虽然是瘸子,但上树却是非常利索,三下两下就爬到了树上,很快就摘下来一竹篼子樱桃,我洗也不洗直接就往嘴里面塞。他啃着金黄的玉米面饼子,看着我狼吞虎咽,满脸高兴。偶尔他会给我讲西北军29军大刀队,讲喜峰口的故事。我懵懵懂懂似懂非懂地听着,眼睛却一直没有从竹篼子里的樱桃挪开。

  N年后,我碰见了灵岩村一个长者,向他打听这位瘸子。这位长者告诉我,瘸子已经走了好多年了,无儿无女,走得很凄惨的。我听了心里酸酸的有些悲凉。转念一想,还好他只是29军的普通士兵,虽然打了喜峰口,但没有混上连长,否则按照当年我们“惩治反革命条例”画的杠杠,国军连长应该定为“历史反革命”受管制的,如果那样可能他连吃玉米饼子的机会都没有。

  在崇拜英雄这个问题上,我们和俄罗斯是完全不同的,俄罗斯是民族传统,我们是机会主义。

  莫斯科红场上的无名英雄墓(胡孟宁拍摄)

  二

  我一直以为鲁迅先生笔下的阿Q是中国特产,捏了小尼姑脸庞一把就幸福感爆棚,却没有想到斯拉夫人也这么喜剧,T62坦克都还在北京的军事博物馆里面陈列着供人参观,他们却在冰天雪地里庆祝什么“达曼斯基岛保卫战”胜利55周年,这脑回路倒是很清奇。

  作为曾经的中国军人,只要一提起珍宝岛战役,就自豪感满满,因为,那里也曾经是我们部队的防区,而且我们与参战部队23军67师共同驻防在这里。

  据网上资料记载,1860年清政府与沙俄签署的《中俄北京条约》中俄以乌苏里江为界。由于珍宝岛位于界河之上,归属没有定论,中苏都声称拥有该岛主权,因此从1947年苏军开始上岛巡逻。按国际惯例,如果两国边界是河流,都是以河流中心主航道为界。珍宝岛在乌苏里江主航道靠中国河岸一侧的江叉上,显然应当归属中国。上个世纪60年代初期中苏展开意识形态论战,双方关系急剧恶化,边境大小冲突不断。前苏联有横扫千军如卷席,把欧洲打得肝颤的装备精良的军队,所以他们想当然地认为中国人应当俯首称臣。

  从209高地鸟瞰珍宝岛,明显可见该岛屿位于乌苏里江主航道中国一则(胡孟宁拍摄)。

  令苏军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虽然中国军队的装备与他们有代差,但是用“一不怕苦,二不怕死”思想武装起来的中国军人,虽然每天伙食费只有0.45元,吃着高粱米,啃着玉米面窝窝头,竟然可以在零下三十几度的雪地里潜伏几十个小时,1969年3月2日把上岛的31名苏军巡逻队一举全歼!之后3月15日至18日的冲突,战场主动权一直控制在我们这边。被反坦克地雷炸坏趴窝的T62坦克,也被我们从江底捞起来送去了北京的军事博物馆陈列展览。

  当年的苏军是重装陆军,装备有武装直升机、装甲车、先进的T62坦克和大口径火炮。而我们的陆军只是一支轻步兵,武器是56枪族,反坦克武器也只有反坦克地雷、四O火箭筒和七五无后坐力炮等轻武器。但我们就是用这样落后的武器装备,靠着顽强的战斗精神,将前苏联军队打得满地找牙。整个珍宝岛战役的战损比,我们用牺牲71人的代价,消灭了入侵珍宝岛的苏军100多人,将珍宝岛牢牢地控制在了我们的手里。

  就这样的战损比,俄罗斯人还好意思大范围纪念“达曼斯基岛保卫战”胜利55周年?

  其实,网上关于俄罗斯人大范围纪念“达曼斯基岛保卫战”胜利55周年的消息也不知是真是假,反正我看见网上有关这个消息的文章图片,有一些其实是55年前苏军安葬“达曼斯基岛”阵亡官兵的图片;还有个别网络大咖在短视频上,公然无视全国人大通过的中俄边界划界协议,大放厥词唾沫四溅地鼓吹要收回远东150平方公里故土,这种与国家最高决策唱反调,无视国家法律,尤其是在目前这个国际环境下,这样的行为,其心可诛。

  笔者登上我军在1969年3月2日经过流血牺牲英勇战斗保卫的英雄岛。

  三

  当年珍宝岛战斗中涌现出来一大批战斗英雄,他们把中国军人“一不怕苦,二不怕死”,永不言败的革命英雄主义精神演绎的淋漓尽致。在中央军委授予的珍宝岛10大战斗英雄中,有一位被称为“炮口对炮口,两种世界观的较量”的战斗英雄杨林烈士,他在身负重伤的情况下,面对苏军近距离的两辆坦克和一辆装甲车,勇敢地靠在一棵树上,用七五炮直接瞄准一辆炮口对着他的坦克,双方几乎在同时发射了炮弹。

  如今,杨林烈士长眠在宝清县珍宝岛烈士陵园,他这种大无畏的战斗精神,值得我们每一个中国人永远铭记和传承。

  23军67师战斗英雄杨林烈士牺牲的地方。

  和边防部队小战士在珍宝岛上哨所前合影。

  纪念英雄,实际上是传承我们的信仰。从辛亥革命到五四运动,一直到艰苦卓绝的抗日战争,中国社会不缺乏有信仰的仁人志士。建国后毛泽东时代的社会信仰和民族凝聚力令人怀念,秦城监狱里的贪官污吏和搞到钱往国外搬的权力官员令人愤怒,这些人把我们的民族搞成了一盘散沙,令我们缺乏了社会的集体信仰,珍宝岛英烈没有集体的纪念,老山烈士每年也是参战的战友们自发前往烈士陵园纪念,这种状况,我感到迷茫和绝望。我认为象那种给日本开拓团树碑立传的不仅仅是神志不清的问题,更是政治立场问题,起码缺乏基本的价值观。我就没有想明白,这些人愿意给日本开拓团立碑,为什么不给10万脱下军装开发北大荒的转业官兵树碑立传?

  不要以为现在我们经济强大了,就夜郎自大瞧不起俄罗斯,至少,如果真的他们那么大范围地隆重纪念“达曼斯基岛保卫战”胜利55周年,即使是阿Q精神,也是值得我们深思和学习的,尤其是现在。

028-6199 7390

四川省成都市金牛区蜀西路46号盛大国际7栋1单元401

2019 四川诚谨和律师事务所 蜀ICP备12009100号

技术支持:律品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