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求恩小镇与《纪念白求恩》

2024-01-25 来源:四川诚谨和律师事务所 作者:胡孟宁 浏览:346

  图一:白求恩半身像

  这是一篇不讨喜的小文,尽管不讨喜,我还是想记录下此时此刻我的感受和一些认知,毕竟,感受和认知,完全是个人的事情,我思故我在。

  大约五年前的一个秋天,我和在加拿大多伦多的侄儿开车前往中国人习惯称为白求恩小镇的格雷文赫斯特镇。这个小镇距多伦多有一百五十多公里。那天,由于贪恋秋色,一路上我们走走停停,到达小镇的时候,白求恩纪念馆已经闭馆,我们没能得以进去参观。天色已晚,我站在小镇旁美丽的马斯科卡湖畔,远处的山丘层叠起伏,夕阳慢慢坠落,湖岸树林在晚霞的映照下,一片金色;湖泊如镜面般反射出天空的五彩斑斓,霞光染红了湖面,似乎这湖水也在熊熊地燃烧。如此宁静的湖水和美丽的小镇,令我遐想无限。.


  图二:湖泊落日

  1890年3月3日,伟大的国际共产主义战士白求恩大夫就出生在马斯科卡湖畔这个名叫格雷文赫斯特小镇上,他在这里生活了三年。白求恩的父亲是牧师,当年他出生的这栋房子是教会的房产。1973年9月,加拿大政府与教会协商,由政府出钱买下了这栋房产,加拿大国家公园管理局花了三年的时间,翻修了这栋房子,将其恢复成白求恩一家当时居住的样子,作为白求恩纪念馆。1976年8月30日,白求恩纪念馆正式向公众开放,每年都有络绎不绝的中国参观者来到这里。这次我没有机会进入纪念馆参观,虽说很遗憾,但是我想自己应该还会再来的,因为我的潜意识里,饱含着一个普通中国人对曾经帮助过我们民族解放事业的这位国际友人深深的崇敬之情。


  图三:白求恩故居

  我第一次知道有个名叫诺尔曼·白求恩的加拿大人,是背诵“老三篇”的时候。那是一段骚动的岁月,全国几亿人都满怀激情地背诵毛主席写的《为人民服务》、《纪念白求恩》、《愚公移山》。那时人年轻、记忆力强,不到一千字的《纪念白求恩》我能倒背如流。至今依稀记得几句:“白求恩同志是加拿大共产党员,五十多岁了,为了帮助中国的抗日战争,受加拿大共产党和美国共产党的派遣,不远万里,来到中国。”......“一个外国人,毫无利己的动机,把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当作他自己的事业,这是什么精神?这是国际主义的精神,这是共产主义的精神,每一个中国共产党员都要学习这种精神。”......“一个人能力有大小,但只要有这点精神,就是一个高尚的人,一个纯粹的人,一个有道德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一个有益于人民的人”。

 

  图四:诺尔曼·白求恩大夫给受伤的战士做手术

  新冠疫情之后,在北美最好的季节,枫叶似火的金秋,我再次来到了多伦多。这回我们接受了上次贪恋秋色的教训,和侄儿一家早早驱车前往白求恩小镇。一路上,闯入眼帘的是湛蓝的天空和漫山遍野火焰般的枫树,我们一分钟都没敢停留,只在公路旁的快餐店一人买了一杯咖啡,继续驱车前行。


  图五:公路和枫叶

  莫道君行早,更有早行人。我们到达白求恩小镇是上午10点,白求恩纪念馆刚刚开馆,前面竟然进去了好几拨参观者。我们购票入馆之后,又陆陆续续来了几拨参观的人群,都是中国人。我想,十几亿中国人至少有一半都知道这个加拿大人的感人事迹,不少中国人当年都背诵过《纪念白求恩》,我们无不为白求恩无私支援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的奉献精神所感动。疫情之后虽然中国尚未开放团游加拿大,但是利用休假到这个纪念馆来瞻仰白求恩的中国人仍然是络绎不绝。在展厅内,我亲眼看见一个40多岁的中国男子指着白求恩画像对他十多岁的儿子说:“在中国人民最艰难的时候,白求恩尽力帮助了我们......”

  男子的话令我感动,我们中国人是懂得感恩的。


  图六:诺尔曼·白求恩与贺龙合影

  诺尔曼·白求恩1916年毕业于加拿大多伦多大学医学专业,是北美著名的胸外科专家,曾是美国胸外科协会五人执委之一。1935年8月,第十五届国际生理学大会在列宁格勒召开,白求恩前往苏联参会,期间他走访了医院和诊所,对苏联医疗制度的赞赏激发了他对马克思主义的好奇心,回到加拿大就急切地与人探讨苏联之行的心得,公开主张“公费医疗制度”。他有一个行李箱,里面装满了马克思理论书籍,只要有空就会研读。他接触了共产国际加拿大分部,从这些加拿大共产党员身上,他看到了坚定信念和无私的奉献精神,他常常在聚会中演讲,宣传共产主义。但他不知道的是,从1935年10月起,他就一直受到加拿大皇家骑警的监视。1937年10月10日,加拿大共产党在多伦多召开了一次会议,白求恩受邀参会,此时加拿大共产党已经决定派遣医疗队援助中国的抗日战争。强烈请求前往中国抗日战场的白求恩激动地向组织表示:“我只有一个条件,如果我回不来了,你们要让世人知道,诺尔曼·白求恩是以一个共产党员的身份牺牲的。”

  白求恩做到了。

  1939年11月,白求恩同志不幸牺牲在中国抗日根据地。七十多年过去了,岁月让人们淡忘了许多人和事,但是白求恩的故事,在中国依然是人人皆知,而且去加拿大的中国人,依然络绎不绝地前往格雷文赫斯特小镇,参观白求恩纪念馆,纪念这位伟大的加拿大共产党人!

  参观白求恩纪念馆,最令我感慨的是,同样是共产党人,当年在延安住窑洞,穿补丁衣服喝小米粥,挥镐在南泥湾开荒的那一批人,与白求恩一样,都有着崇高的信仰和无私的奉献精神,他们心中只有民族的解放事业和人民的利益。而如今住在秦城监狱里的这一批曾经的共产党高官,他们心中只有权力、金钱和美色,这些人就像新冠病毒毒株变异,不断地侵蚀着我们这个社会,败坏着党的声誉。延安窑洞和秦城监狱单间,住着的是两种完全不同的共产党人。

  值得我们永远纪念的诺尔曼·白求恩,虽然是加拿大共产党人,但他却是“一个高尚的人,一个纯粹的人,一个有道德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一个有益于人民的人”。

胡焱杰律师:18602885333 huhuonline@163.com
胡孟宁律师:13882188933 hml-lshi@163.com

四川省成都市金牛区蜀西路46号盛大国际7栋1单元401

2019 四川诚谨和律师事务所 蜀ICP备12009100号

技术支持:律品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