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游记》— “四圣试禅心”

2023-01-03 来源:四川诚谨和律师事务所 作者:孙晓玉 浏览:3231

part1:

  取经队伍初建,面临的第一次考验不是来自取经路上的妖魔鬼怪,而是来自黎山老母和三位菩萨。话说唐僧师徒四人径投大路西来,光阴迅速,又值九秋,八戒挑着担子,满心埋怨,一路上为什么都是自己挑着这笨重的担子。行者没有管八戒的情绪,不管不顾道:老孙只管师父好歹,你与沙僧,专管行李马匹。但若怠慢了些儿,孤拐上先是一顿粗棍。“悟空的解决办法简单直接粗暴,凭实力(暴力)说话。短时间内的确解决了问题,但情绪被压制而非被疏解,久而久之,怨怼于心,团队合作将受到极大影响。这是不是后文孙悟空三打白骨精,八戒在唐僧面前不断撺掇,挑拨的原因之一呢?

  孙悟空,猪八戒挑战失败,那这匹马呢?为什么不用来驮行李?孙悟空说,这不是一般马,是小白龙,不信你看,那马看见拿棒,恐怕打来,慌得四只蹄疾如飞电,飕的跑将去了。那师父手软勒不住,尽他烈性,奔上山崖,才缓缓而走。师父喘息始定,抬头远见一簇松阴,内有几间房舍,着实轩昂,行者等人正然偷看处,忽听得后门内有脚步之声,走出一个半老不老的妇人来,娇声问道:“是什么人,擅入我寡妇之门?”慌得个大圣喏喏连声道:“小僧是东土大唐来的,奉旨向西方拜佛求经。一行四众,路过宝方,天色已晚,特奔老菩萨檀府,告借一宵。”那妇人笑语相迎道:“长老,那三位在那里?请来。”三藏与八戒、沙僧牵马挑担而入,那妇人出厅迎接,见了他三众,更加欣喜,以礼邀入厅房。书中用的词语“娇声”“笑语相迎”“更加欣喜”,前文中的平常人家看到唐僧的徒弟,俱惊吓不已,这妇人竟然从一开始便欢喜异常。

  更奇怪的是,妇人一见面就和盘托出家底:“此间乃西牛贺洲之地。小妇人娘家姓贾,夫家姓莫。幼年不幸,公姑早亡,与丈夫守承祖业,有家资万贯,良田千顷。夫妻们命里无子,止生了三个女孩儿,前年大不幸,又丧了丈夫,小妇居孀,今岁服满。空遗下田产家业,再无个眷族亲人,只是我娘女们承领。欲嫁他人,又难舍家业。适承长老下降,想是师徒四众。小妇娘女四人,意欲坐山招夫,四位恰好,不知尊意肯否如何。”

  家中有财有色,只有母女四人,无他人闲言碎语,服丧期已过,欲招夫在家,师徒四人面对此诱惑有何反应呢?

  三藏闻言,推聋妆哑,瞑目宁心,寂然不答。妇人继续加码,越发解释的详细:“舍下有水田三百余顷,旱田三百余顷,山场果木三百余顷。黄水牛有一千余只,况骡马成群,猪羊无数。东南西北,庄堡草场,共有六七十处。家下有八九年用不着的米谷,十来年穿不着的绫罗。一生有使不着的金银,胜强似那锦帐藏春,说什么金钗两行。你师徒们若肯回心转意,招赘在寒家,自自在在,享用荣华,却不强如往西劳碌?”那三藏也只是如痴如蠢,默默无言。钱财对唐僧并没有起到预期效果。妇人再次用色诱惑,:“我是丁亥年三月初三日酉时生。故夫比我年大三岁,我今年四十五岁。大女儿名真真,今年二十岁;次女名爱爱,今年十八岁;三小女名怜怜,今年十六岁,俱不曾许配人家。虽是小妇人丑陋,却幸小女俱有几分颜色,女工针指,无所不会。因是先夫无子,即把他们当儿子看养,小时也曾教他读些儒书,也都晓得些吟诗作对。虽然居住山庄,也不是那十分粗俗之类,料想也配得过列位长老。若肯放开怀抱,长发留头,与舍下做个家长,穿绫着锦,胜强如那瓦钵缁衣,雪鞋云笠!“三藏坐在上面,好便似雷惊的孩子,雨淋的虾蟆,只是呆呆挣挣,翻白眼儿打仰。

  八戒闻得这般富贵,这般美色,却心痒难挠,坐在那椅子上,一似针戳屁股,左扭右扭的,忍耐不住,走上前,扯了师父一把道:“师父!这娘子告诵你话,你怎么佯佯不睬?好道也做个理会是。三藏借着喝退八戒的时机,表达了自己的看法:“我们是个出家人,岂能富贵动心,美色留意。”之后更是以“出家好”回应了妇人的“在家好”。妇人大怒,三藏见他发怒,叫道:“悟空,你在这里罢。”行者道:“我从小儿不晓得干那般事,教八戒在这里罢。”八戒道:“哥啊,不要栽人么。大家从长计较。”三藏道:“你两个不肯,便教悟净在这里罢。”沙僧道:“你看师父说的话。弟子蒙菩萨劝化,受了戒行,等候师父。自蒙师父收了我,又承教诲,跟着师父还不上两月,更不曾进得半分功果,怎敢图此富贵!宁死也要往西天去,决不干此欺心之事。三藏一一点名徒弟,向妇人展现了徒弟们各自的态度。

  八戒认为大家都有此心,独拿自己出丑,抱怨一通后,说自己去放放马,于是发生了耳熟能详的撞天婚事件。四人的反应可能跟读者预期一般,八戒动心了,其他三人经受住了考验。

  三藏、行者、沙僧一觉睡醒,发现睡在松柏林中。行者道:“这松林下落得快活,但不知那呆子在那里受罪哩。”长老道:“那个受罪?”行者笑道:“昨日这家子娘女们,不知是那里菩萨,在此显化我等,想是半夜里去了,只苦了猪八戒受罪。”沙僧取下挂在树上的简帖,是八句颂子云——

  黎山老母不思凡,南海菩萨请下山。普贤文殊皆是客,化成美女在林间。

  圣僧有德还无俗,八戒无禅更有凡。从此静心须改过,若生怠慢路途难!

  原来是南海观音做局,黎山老母和普贤文殊帮手,专为四人而来。

  言语间,可知孙悟空早就知道是神仙点化,只是没有跟其他人说。如果说,天机不可泄露,孙悟空不敢直接言明,是主要理由的话。经过几次降妖,他现在已经很清楚取经所要面对的考验都是必须要经历的,看破不说破,不能打乱剧本设定情景。况且孙悟空虽然知道是仙佛下凡所化而成,但三界神仙众多,到底哪个洞府、哪位尊仙所化,他也不敢确定,行者道:“昨日这家子娘女们,不知是那里菩萨,在此显化我等。”一知半解,不敢多言。再者,不排除悟空刻意不说,看看八戒,甚至唐僧,沙僧受苦出洋相。前文八戒对悟空不满,唐僧沙僧全都沉默,悟空何尝没有打趣报复的想法?更何况,悟空对自己的职责认定清楚,只管保护唐僧安危。

part2:

  这应该是“试禅心”最直接的意思。

  首先,试探四人是否能够经受财色的诱惑?

  这几人最主要的目标不是求财。作为凡人的唐僧被李世民钦点,结拜为兄弟,为李世民主持水陆大会,身份不凡,会受这点财产诱惑吗?应该很难。再说色诱,孙悟空和沙僧在文中明确拒绝。唐僧也是沉默以对。而猪八戒根本不需要试探,在高老庄娶媳妇,走之前叫媳妇等着自己,猪八戒对于尘世的色欲是最在意的。所以这一层次的试探,无非就是印证了猪八戒好色的事情。

  其次,试探四人是否齐心?

  这个初建的团队将要陪伴唐僧西行,历经重重磨难,如果不齐心协力,半途撂担子的事情随时可能发生。而这次试探正好看出了不同的人物性格。唐僧领导力不足,略显软弱。八戒暴躁,头脑简单,欲望深重。悟空自傲,作为大师兄,实力最强,协调能力欠缺,嘴上不饶人。沙僧现在看来则一门心思图“自己心中的富贵”,也就是菩萨承诺的“功成免罪,官复本职”。四人个性鲜明,虽说都是为取经而去,个人目标却不一样,加上四人的性格,实力和经历的差异,导致团队中唐僧与徒弟间,徒弟与徒弟间彼此信任度不高,还需慢慢磨合。

  但这一层次个人觉得都不需要试探,更不用说四个神仙倾情演出。而且这四位,可不是仅仅是佛教的菩萨。观音、普贤、文殊三名菩萨上阵,还加上了黎山老母,道教的神仙。可见是佛道两派联袂出演。或许试探之外,更是告诫警醒。

  首先,强化师徒四人对取经事业的重视。这是一项道佛两派都极为重视的项目,四人应打起十二分精神。其次,正视缺点,积极改进。看看简帖中最后两句:“从此静心须改过,若生怠慢路途难!”有问题不怕,但是此后需改过,不然财色动心,四人之间难以相互包容体谅,那么之后的路途将会困难重重。这是不是告诫师徒四人谨记“看不见的眼睛”的监督,从正修持须谨慎,扫除爱欲自归真。后文的发展也证明了这一点,当四人生了嫌隙,当各自放大性格中的缺点时,降妖除魔的难度便陡然增加,甚至取经事业也可能随时中段,那么各自期望的小目标是不是也无法实现呢?

  再者,这妇人一家的名字也是暗示,给师徒四人做好“取经攻略”。小妇人娘家姓贾,夫家姓莫。如果从母姓,三女儿的名字分别是,莫真,莫爱,莫怜。如果从父姓,这是贾真,贾爱,贾怜。看看,是不是都是表达相同的意思,一切真爱怜都是虚幻,切莫执念太深,着相。

  前文中,唐僧、悟空、八戒遇见“预言大师”乌巢禅师,唐僧问起路途有多远。禅师道:“路途虽远,终须有到之日,却只是魔瘴难消。我有《多心经》(即《心经》)一卷,凡五十四句,共计二百七十字。若遇魔瘴之处,但念此经,自无伤害。”乌巢禅师为消除唐僧心中的质疑犹豫,给出方法——念《心经》。现在神仙再次强调路途中的攻略。莫真(贾真),西行路上的艰难险阻莫当真,都是心魔,不仅有徒弟三人和小白龙贴身保护,且隐身在暗处的保障工作已经做好。第29回中,悟空因与唐僧的争执离开,唐僧被黄袍怪抓住,文中写道:唐僧命不该死,暗中有那护法神保着他,空中又有那六丁六甲、五方揭谛、四值功曹、一十八位护教伽蓝,助着八戒沙僧。莫爱(贾爱)西行路上,师徒四人会遇到不断的财色诱惑,不要贪财爱色,忘记初心。莫怜(贾怜),西行路上不要滥用怜悯,怜悯本是好心,一旦过度,反而被他人利用。如同唐僧见孙悟空打死(幻化后的)妖怪,责备悟空,念紧箍咒,结果导致师徒产生争执和嫌隙。

  所以,四圣试禅心,有试探,有“剧透”,有点拨,有告诫,最终的目的是希望师徒消除对财色等欲望的贪婪,遇事的生气愤怒埋怨,不明事理,不分是非,内心的傲慢自大和狐疑猜忌,看到自身和团队的“贪嗔痴慢疑“,一路西行,一路修行,一路修心,从而顺利完成取经大业,这就是回目中的“禅心”,即“无分别心”从而“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

028-6199 7390

四川省成都市金牛区蜀西路46号盛大国际7栋1单元401

2019 四川诚谨和律师事务所 蜀ICP备12009100号

技术支持:律品科技